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Heidi | 03-07-10 | 街邊, 老大 | (114 Reads)

是碰巧還是注定,上次去雲頂花剩十七令吉,回來對Lam說,他再去馬來西亞開演唱會,我便可以再花那十七令吉,就是這樣,一年後的五月七日,我又趕頭班巴士接頭班巴士,再出發。

今年是虎年,我又有翼可以飛,所以老闆說,小虎面一起去,我覺得我好威。


老闆今次分到的工作就是查查怎樣從酒店去Bangsar Shopping Centre,而老闆的結論很棒,搭的士!這個Bangsar,好像是有錢人住的地區,商場門口停了好多台寶馬,前後又見到兩架大黃蜂,好型。老闆他們老遠的跑來這裡吃pizza影Tabasco,談星座,我以為可以去酒吧乾杯,但原來只是去逛超級市場,好悶耶!


去吉隆坡好幾次,還是搞不清有幾種的士,也不知不同種類的的士,收費有什麼分別,不過卻很明顯的讓人看得出,開的士是有種族分的,機場黑色和雲頂白色的士,都是華人司機,而街上跑的紅色的士,搭過一次是馬來人開的,比較多的是印度司機,還有一款是藍色的,聽說收費會貴一點,但沒機會比較,不知是不是,只搭過一次,是華人開車的。的士又有分大小的,五人座和七人座收費應該又不一樣,至於差別有幾多,不知道,車費應該是看咪錶的,但上車議價還是頗普遍,只是仍有不少主動讀錶的,從Bangsar 搭去KLCC的這程便是,在這車上還第一次看到司機規則,好多項但都合情理的,其中一項是要穿制服,白襯衣、深多長褲和黑皮鞋,所以就算車廂有多殘舊,司機還是穿得體體面面的,蠻不錯。


我們又來找Madam Kwan。


我第一次住酒店,可以躺在床上看電視,好開心,可是,睡到半夜,突然「啪」全房的燈都自動開了,嚇得我死死吓,老闆一一把燈關上,過了一個鐘左右,又突然「啪」所有的燈又自動再開一次,我好害怕,老闆接著又一一的再關上。早上我問老闆是不是有嗰味嘢,他答是電源接觸的問題,我再問阿Mint,他答只要說服到自己是電的問題,那便是電的問題。

________

 


老闆今次分到的第二項工作,就是查查怎樣去KL Tower,老闆的結論是,它離酒店很近,但還是搭的士,維尼跑去問酒店職員,答案是一樣,搭的士!買票上KL Tower有兩種,一是KL Tower 加動物園,一是KL Tower加民族村,我們結果選了又細又悶又熱又曬的民族村,看樂器表演有冷氣,大家都呆在這裡,老闆說中間噹噹噹的很像煮煲仔飯。


KL Tower好高好高,可以看到所有大廈的天台,連KLCC的也看到,不過它的頂是尖的,不知算不算是天台。


上雲頂今次我們遇著個車手,到山頂下車時心跳得快,我以為是自己不濟,但原來大家也有點不適,結果都留在酒店房間等天黑。


再一次用男兒當自強開場,歌來去也是那些,但出場序不一樣,氣勢也好像來得不同,我喜歡男兒當自強開場。無論那個城市那個台,我也喜歡數字人生,喜歡會讓人唱得沒命的那段,他唱了,但仍很輕鬆,沒有沒命。我說過,他不祝過大家身體健康他不會走,就在千億個夜晚之前,突然指著我們問「最緊要係咩?」「身體健康!」當然。


「Tennis Ball!」

________

 

我問阿Mint,為什麼老闆他們不用砰寧彭欄的去吃早餐,阿Mint說今次趕喉趕命的事是在落飛機後,叫我到時記得抓緊老闆的背包,為什麼回到香港還要趕,阿Mint叫我不要理。

從雲頂去機場很遠,搭的士要個多鐘,一直在下雨,不過雨是這樣下的:下幾分鐘很大很大的雨,然後雨停後立刻出太陽,等下又下幾分鐘很大很大的雨,然後立刻出太陽,下大雨、出太陽、下大雨、出太陽、下大雨、出太陽......

Check in 時又見到大隻鼓手Ricky,去程時他坐在老闆旁邊,不知回程時會不會又坐在旁邊,之前下機時老闆說如果坐隔鄰的是Patrick就不知怎算,但又說還是不好要Patrick,他人一向cool,怕破壞他在老闆心中的形象,所以我也覺得是大隻Ricky也OK。


「老闆今次是第三次來雲頂看演唱會。」
「下次還是會來吧。」
「但是,今次他把花剩的令吉一古腦兒都兌回港幣,沒有留下十七令吉。」
「嗯...會來的,不關十七令吉事。」
「再次看你一眼,然後獨自遠行,woo~~前面是個孤單既夜晚,四處也覺冰冷,離別路上步步困難,woo~~長夜待我空虛裡習慣,誰願回看憂鬱的眼,舊事無法平淡,偏偏要裝作平淡,憑著忘記將它沖淡,但是易說難辦,歲月已印在眉間,匆匆光陰如幻,天天空虛無限,落寞的雙眼,前面尚有千億個夜晚~~」

 


[1]

天秤...下次要去試新酒店呀!


[引用] | 作者 風在飛 | 05-07-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 Re: 風在飛
風在飛 : 天秤...下次要去試新酒店呀!


[引用] | 作者 天秤 | 06-07-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