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Heidi | 24-04-10 | 街邊, 玩具店 | (486 Reads)

天氣冷並下雨,出門便擬定兩條路線,一是番茄麵然後ifc看電影,不下雨便番茄麵後往西走一圈,這個圈範圍是定了,不很遠,也沒什目的,就是想走一圈

 


老闆在面書上寫「十一點番茄麵見,我請客」,但是一個也沒出現,就只有我和天秤跟老闆,大排檔很多人,所有人也在吃跟天秤一樣顏色的番茄麵,天秤很不高興,吃完老闆說:「唔該睇數。」什麼是睇數?不是埋單嗎?阿姐走過來一睇:「三十七。」原來,數是真的是用睇的。

 


搭巴士去吃番茄麵時,經過中環街市,它整個給綠色的膠布像包禮物一樣的包了起來,膠布上寫著什麼城市綠洲,這便是老闆曾經想要的包候斯街市?為什麼要包著它?包候斯比不上綠色膠布?我真不懂。傳說中的必列者士街街市看上去破破落落、十室十空,但它真的很可愛,矮矮方方的像火柴盒,我問老闆什麼時候政府才把街市送給他,他答若政府放過永利街之餘,也放棄收三十間,街市這個位置便變得無用途,這樣才可以逃過重建,可是這不是盂蘭燒鬼王,三十間今次是請不走鬼王的了。一個給拆起了,一個給包起了,一個又來了鬼王,再算上變了商場的上環街市,我覺得土發和市建局就愛追著老闆十幾年的街市夢來打。

 


歲月神偷永利街,上電視上報紙上雜誌上面書,好威。人人也來所以我們也來,人人也說要保留,所以我也覺得要保留,人人也說這裡有味道,所以這裡應該是很有味道,老闆搭口說房子內櫳更有味道,是糟的味道;嗯...歲月神偷也來這街上慶祝難道保留錯嗎?老闆說當歲月神偷來開香檳時有沒有想一下居民的感受,電視報紙訪問那些捨不得走的居民,來去也是那三、四戶,一整條街十二個門牌就只三、四戶居民?決定保留一定正確,但總不能這種方法叫停,市建局除了推行市區重建外,改善居民生活環境也是它的責任,等了那麼多年望賠償上樓的居民,現在誰為他們籌謀?嗯...老闆很牢騷,不過,歲月神偷裡不也是說最緊要保住個頂。

 


「老闆,你從前在哪個課室上課?」
「嗯...我記不起。」
「怎會?你不是有這裡過了六年嗎?」
「嗯...我記得二樓的女廁傳說有鬼的,三、四樓的沒事,天台從前只有一個籃球架,沒現在有那麼多,就是在那樓梯,我差點跌崩嘴,一口血,禮堂這邊從前是通天的,是玩跳飛機的空地...」
「老闆?」
「嗯?」
「嗯...沒事。」

 


上來卜公花園,一邊是公園,另邊是維他奶廣告的足球場,足球場下面是兒童遊樂場,本來我們要串過遊樂場到那邊出去的,但有工程,封了,老闆站在那裡呆呆的看,是病發了,定沒錯。

 


我們走的這幾條街,不單沒有車,連人也碰不見幾個,而這幾個人包括我們,都不走行人路的,全走在馬路中間,老闆說過中上環很旺,中環很多車,又嫌上環吵,但這裡就像鄉下一樣,路牌上寫著太平山街,原來香港也有太平地的啊!

 


我知道終有一天老闆會帶我們來傳說中的雀仔橋的,老闆老家拆了好多年,現在仍是爛地停車場,我正在怕老闆要磨很久才去別處玩,可是他走過便走過,沒多看一眼,還叫我們快點,說前面有幾間紙紮舖,清明快到,應該有好多好看的。

 


有天,妺妹說她跟舊同學們去了森美餐廳吃飯,回味過往在這裡吃學生餐的日子,廿年來它仍是老樣子,招牌仍是那隻牛,檯布仍是用那種格仔檯布。他們唸的中學很久前搬到新區去,新的學校基本上跟他們是沒有關連,我讀的那間老牌官中,怕過廿年仍舊會在老地方,只是我不單再找不到從前吃學生餐的餐廳,就是舊同學,也不知算不算是有聯絡,我是無緣玩回味吃學生餐的了。

 


從東邊街上,左邊第一檔是織補的李湛記,我幼稚園同學的爸爸李生仍在樓梯下面開工,隔鄰是蛋糕仔、曲奇餅最好吃的麵包舖,再來是粥檔,二哥吃麵忘了帶錢,打電話要我打救的便是在這家昌記,昌記過了就是菲臘牙科醫院,時間好像是定住了,這段路跟廿多年前一樣,說沒變?龐然大物縉城峰就在右邊馬路等著,這改變的不只是景物,連地理概念也要調節,我這個還是叫大道西做大馬路的鄉里,怎也沒辦法把只需上幾步斜路的第一街想像成西半山。

 


最近電視上有個劇集常常見到圓窿窿石欄杆公園,今天我們來到了,我問老闆這個英皇佐治五世公園有什麼好玩的,他說三十多年前這裡有個綠色木馬,三十多年前?現在呢?他答現在半個公園送了給地鐵去玩。

 


「國光書局,老闆,有什麼特別?」
「它賣文具的。」
「嗯?」
「這條西邊街,國光最從前是在下段,後來搬了去上段,當我還有讀中學時它又搬了回來下段,就是這個位置,到現在。」
「就是搬上搬落特別?」
「我有最早的記憶之一,應該還未讀書吧,老爸帶我去買三輪車,三輪車是藍色的,那種很老土像灰水的淺藍色,很奇怪,三輪車是吊在騎樓底下的,伙計用丫杈把它勾下來,我常覺得這段是記錯了,但總之,老爸是帶我去買三輪車的舖頭就是國光書局。」
「老闆?」
「嗯?」
「嗯......不如唱歌咯。」
「嗯。」
「夜裡寒風吹醒了清晨,停在街中一切都低溫,溜進陽光輕輕印街頭,流動照亮著微塵,拾了行李弧身往西行,只得影子在前面浮沉,任這陽光灑於我肩頭,就似背著千個吻,作別從前事,路仍繼續行,到最後完掉這一生,就似陽光中閃跳灰塵,仍是要走無論遠或近......」


[1] 我想食...

番茄麵...


[引用] | 作者 阿瘦 | 25-04-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

如果知道你請客... 一定到 ! 而且我都未去過食蕃茄麵 :d


[引用] | 作者 jenny | 26-04-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 都是這樣長大的

蕃茄麵是美輪街的勝香園大排檔吧. 十年前Lunch隔星期會一去, 跟同事們好大食, 蕃茄碎牛炒蛋餐肉公仔麵, 多多料才滿足.

森美餐廳及國光書局是更舊的記憶, 當年的森美認真鼎鼎有名. 幾乎忘記國光! 還在? 畢竟住過水街, 卑路乍街, 然後般含道, 中小學都在附近讀書!

凡楓
[引用] | 作者 凡楓 | 24-12-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呵呵,老街坊啊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Heidi | 24-12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