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Heidi | 30-11-06 | 街邊, 塞打 | (671 Reads)

到伊勢神宮前,導遊有旅遊巴上指導如何在廟裡飲聖水,右手用水勺舀水,倒在左手掌心,然後就喝下去便可以。來到了伊勢神宮的水池前,團友們都躍躍欲試,右手用水勺舀水,倒在左手掌心 (閱讀全文)



Heidi | 27-11-06 | 街邊 | (1050 Reads)

每天上班經過的路上,過往國限於啟德的高度限制,最高的大樓只有十層左右,後來機場搬了,沒了高度限制,新大樓蓋得較高,幸好這路上雖全是貴價地皮,卻沒什麼好景緻,因而也沒出現摩天大廈,在一幢幢新舊大樓中間,繁忙的馬路旁,有一座花園平房,我不知它在那裡已有多久,但在我十四年前經過它已是那個樣子。

 (閱讀全文)

Heidi | 21-11-06 | 日記 | (526 Reads)
 (閱讀全文)

Heidi | 14-11-06 | 塞打 | (724 Reads)

「呢個係邊個?」阿爸看著他小孫女在迪士尼拍的相片問
「圓圈圈囉!」
「藍色呢個呀!」
「史力加,唔係,史...史...史...史迪仔。」
「咁似阿邊個o既。」
「邊個呀?」

 (閱讀全文)


Heidi | 10-11-06 | 網路上, 日記 | (789 Reads)

鮮奶國的精選文章變了精選分類,看準《天星‧最後的鐘聲》擊下去,同一頁裡竟然有四隻鞋...

 (閱讀全文)

Heidi | 09-11-06 | 街邊, 路途上 | (2526 Reads)

雖說是住在港島,但乘渡輪的機會很少,我也從沒有在這裡發生過任何值得回憶的事,天星碼頭於我其實是沒什麼特別,雖然如此,也不能說對它沒有留戀,而最讓我覺得可惜的是再不能聽到天星鐘樓的報時鐘聲。讀中學時常到大會堂圖書館借書,逢星期六的早上就能去,是真的去圖書館抑或去玩,家人從不管,但中午前要回到家吃午飯,這個規定不能改,沒有手表的我就是靠天星鐘樓的報時,只要是在大會堂附近就一定聽到每十五分鐘一次的鐘聲,定檔丁噹、丁噹叮鐺,夠鐘搭電車返屋企勒。

實而不華的天星鐘樓,由於興建時的度身設計,至使它是沒有搬遷的可能,鐘樓只能是原地保留或是和碼頭一起清拆。為了安撫市民的難捨情緒,於是新碼頭也有鐘樓,亦會有報時鐘聲,而且相信會選用差不多的銅鐘和不會改動鳴鐘方式,但無論模仿得如何相似,不會能與現在的鐘樓相比,那因為已在倒數階段的是香港最後的機械鐘樓。

 (閱讀全文)

Heidi | 06-11-06 | 街邊, 路途上 | (1879 Reads)

樓住有情人大結局了,縱使我一向不喜歡看電視劇集,但都忍不住多看兩眼,劇情是如何,其實我說不上來,人物關係也只是勉強搞得清,喜歡看的是它的那些街景戲,吳啟華整天就愛在西邊街上上落落,因為誠實地產就是在西邊街與第三街的街口,鍾景輝宣佈結束誠實的那場戲背景遠處就是高街的救恩堂,而他們常常提到有樓盤的永樂街其實沒怎麼出鏡,反而是正街和太平山街就出鏡不少,有場是他們兩父子從小樓梯走下來,只一眼便認出了是英小後面的公園,是我常常瞞著媽媽去捉蝸牛的地方,誠實是西營盤的做了幾十年街坊生意,要讓觀眾相信,當然就要在斜坡樓梯四處跑,因為這些才是中上環、西營盤最有地區特色和街坊文化的地方。

 (閱讀全文)

Heidi | 03-11-06 | 電腦桌前, 路途上, 唱片舖, 老大 | (3277 Reads)

今晚看新聞,甘棠第快完成修葺,可望於年尾開放趕及孫中山先生誕辰一百四十周年紀念,回想起舊業主耶穌後期聖徒教會當年要重建甘棠第,以為真的就這樣失去它,幸政府與教會談判了整年後終能成功購入,救回了一座具歷史意義並有獨特風格的建築物,同時因它就近中山先生昔日的活動範圍,復修後改成孫中山紀念館,在香港一向受政府冷淡對待的國父孫中山先生終於受到重視。

03年時為了一首歌,拼了幾張圖,寫了一大篇,當中有提到甘棠第,寫得有一點晦氣,只因當時沒想到政府能扭轉乾坤,把它爭回來,但也真的並不是每一個我們留戀的都能受到同樣的待遇,中環天星碼頭在十一月十一日當晚正式退休,差一天,它等不到孫中山先生誕辰一百四十周年紀念。

 (閱讀全文)

Next